从1000万到1.1万亿,他比任正非还低调,今公司年入7000亿超华为

细心的人会发现,关于海航的质疑几乎每隔几年就要重演一次,过往如逢“非典”、亚洲金融风暴、世界金融危机等特殊时期,海航的债务与生存问题就会成为新的“话题王”,近些年关于海航的现金流质疑、规模质疑、模式质疑几成年度例菜,而四个月前其重要始人王健意外身亡更将海航推向风口浪尖,但海航每次又都能逢凶化吉。

事实上, 在如此循环往复中,海航已身成大象— 25年的时间里,海航从偏居一隅的小岛起家的地方航空公司,跃升为总资产规模1.5万亿元、2017年年收入近7000亿元的综合性商业集团,这样的营收比华为还多。毫无疑问,在众多民营及区域性航空公司中,海航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大而不倒,自然不值一驳,但却不能说海航的董事长陈峰没有对此膜拜过。这一次,我们依然会探询这个“看不懂”的海航 ,但这也未必是最后一次。

11月4日,陈峰在海航大厦总部的办公室里一口气接受了多家媒体专访,就外界对海航的疑惑作了解答。陈峰表示,在“聚焦航空运输主业、健康发展”背景下,海航今年已经处理了近3000亿资产,目前资产在1.1万亿左右。“危机正在逐步过去,一定会过去,一定可以过去。”

同是山西走出来的晋商后裔,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算是相对特立独行的一分子。他既不同于富士康总裁郭台铭那样如老虎一般威严,也不同于原招商局董事长秦晓那般儒雅,他有“儒”的一面,但更具“禅”的气质,在国内商界,很多人觉得任正非很低调,但相比于任正非,海航集团董事会主席陈峰却更加低调,以至于至今还很少人知道他是海航的当家人,但业内人士对他最多的评价却是“手持佛珠的战斗者”。陈峰从来没买过一只股票,却被誉为“资本大鳄”,他曾单枪匹马闯入华尔街,向索罗斯要来那笔2500万美元的救命钱,华尔街的显贵们为此特地给陈峰买了一份价值3000万美元的保险。

1990年,在国家民航总局担任处长的陈峰辞去了公职,以1000万人民币作为启动资金开始创建海南航空公司。当时,购买一架波音737飞机需要3亿元人民币,陈峰手里这1000万买个飞机翅膀都不够,更别说建立一家航空公司了,但他却硬生生地靠着资本杠杆变出两家大飞机;他一连串超常规的跑马圈地,使得海航集团在迅速崛起。

但自从1993年陈峰创立海航以来,围绕这家公司发展模式与风险的讨论争议,就几乎没有停止过。支持者对陈峰推崇有加,认为海航从一家地方航空公司起步,借助资本的力量突破几大国有航空公司的垄断,成为目前中国最有实力、服务优质的航空公司,进而将海航的产业链不断延伸,这个过程充满了经营智慧,从海航诞生之日就播下了种子。

海航的第一个航班是从海口飞往北京,由副董事长王健担任值机员为旅客办理值机手续,而董事长陈峰则担任乘务员为旅客端茶递水。海航当初之所以能从其他国营航空公司的夹缝中生存下来,正是靠着这样的“店小二”服务精神。

海航一位老员工回忆:当时,计划经济时代下的中国民航,航空公司的通病都一样,就是服务不好。而海航在成立之初就打出了一张服务牌,在服务上赢得旅客的信任。最夸张的是,海航在起步的时候,甚至订下了“只要客户投诉,不论原因,员工一律下岗”的规定,正是这一招奠定了海航的服务基础,空乘服务以旅客需求为中心,一切服务围着旅客转。海航的服务一时在中国民航业内声名鹊起。“这其中可能会‘误杀’员工,但我们以牺牲小我换来了海航的大发展。”

不过,光靠服务是肯定不够的。2003年非典爆发,对海航的经营造成重创,陈峰意识到,航空业属于资金、资产密集性行业,且具有周期性,仅依靠航空运输业不足以支撑公司长远发展。因此,围绕航空业上下游关联产业开展多元化并购投资,成为海航的必然选择。

在海航的并购过程中,索罗斯的两次出手相助可以说是帮了大忙。2005年,陈峰开始组建大新华航空。大新华航空肩负着陈峰“打造一家中华民族的世界级企业和世界级品牌”的梦想。此前,在1995年,索罗斯第一次投资海航给了2500万美元还为陈峰买了3000万美元的保险,时隔10年,承载陈峰建立世界级航空品牌的大新华航空公司成立时,索罗斯再一次和陈峰携手。据说,索罗斯入股海航之后,国内的一些银行纷纷向海航抛出橄榄枝,而海航也急速扩张才做到了今天的规模,这里面同样充满了凶险和不确定性。

如今,陈峰在接受采访时坦言:“我们从一间房子半间炕成长起来,比以前大多了。原来那么大是有点问题,虚胖,不是强,我们要做精、做强。”所以,快速扩张的海航多元化时代,在今年已经画上了句号。海航进入了新一轮调整周期。经历种种风浪之后,陈峰治下的海航,正在加速驶离全球化与多元化的繁华与喧嚣,未来的海航究竟会驶向何方,一切就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文章推荐

随机推荐


友情链接: